健全社会主义协商民主制度对参政党的影响

  发布时间:2015-3-28

社会主义协商民主是中共十八大报告中首次提到的政治概念,十八大报告称“社会主义协商民主”是我国人民民主的重要形式,其核心是要求健全社会主义协商民主制度,推进协商民主广泛、多层、制度化发展。所谓协商民主虽然是创新概念,但其实质是中国政治协商制度的具体化和高级阶段。早在新民主主义革命时期,中国共产党就在同其他党派团体和党外人士团结合作过程中形成了协商民主思想,特别是在“三三制”民主政权建设中有效进行了协商民主实践。这是协商民主的萌芽和雏形。一届政协的成功召开标志着协商民主这种新型民主形式开始在全国范围内实施。改革开放以来,党就国家重大方针政策和重要事务与社会各界人士广泛协商,已经形成一种制度。近年来,协商民主制度已经演进为社会主义民主政治制度的重要组成部分之一。

前任中国政协主席贾庆林同志指出,协商民主的重要性和优越性主要体现在以下方面:协商民主是社会主义政治制度独特优势的重要体现,其充分体现了社会主义民主的真实性、广泛性、包容性。协商民主已经成为党和政府民主科学决策的重要途径。协商民主是实现共产党的领导的重要形式,共产党领导的重要形式就是寓领导于协商之中。协商民主是与制衡式民主相对而言的一种民主形式,其存在的前提是作为执政党的共产党要放下身段,虚心接受参政党的意见和建议,在二者之间建立起真正的平等的、兄弟式的关系。否则,协商民主就失去其存在的土壤,参政党也将失去其存在的价值。因此说,健全社会主义协商民主制度对参政党的影响,就象水之于鱼一样重要,水丰鱼活,水干鱼死。

社会主义协商民主制度是中国共产党和中国人民在追求民主的历程中进行的一大创造。将协商民主制度化,是改革开放以来,我国政治体制改革的一个探索和突破,具有里程碑式的意义。健全社会义协商民主制度作为一个重要内容写进中共十八大报告,彰显了中国共产党顺应党心、民心,坚定不移地推进政治体制改革的决心和信心。社会主义协商民主制度的不断健全和完善,必将有助于拓展公民有序政治参与的渠道;有助于党和国家决策的科学化民主化;有助于改进党的领导方式和执政方式;有助于体现我国社会主义民主政治的特色和优势。

同制衡式民主相比,协商民主具有许多优越性。协商民主既关注决策的结果,又关注决策的过程,从而拓宽了民主的深度;协商民主既关注多数人的意见,又关注少数人的意见,从而拓宽了民主的广度。制衡式民主在推进的过程中,往往致力于彰显民主的价值和意义,忽略了民主对团结的需求,造成推进民主进程中的团结危机。制衡式民主不注重对社会稳定和民族团结的构建,甚至不断引发社会动荡和民族分裂。近年在北非和中东发生的所谓“茉莉花革命”造成的动荡和战乱后果,就是最好的例证。

健全社会义协商民主制度对参政党的影响大体有以下几个方面:

一、        进一步拓展了参政党参政议政的舞台

通过健全社会主义民主协商制度,可以给我国参政党实现政治诉求、满足利益需求我国民主党派作为参政党,与执政党共羸是追求的目标。这就要求在合作共事中,既要坚持各尽所能,又要各得其所;既要互相支持,又要相互补台;既要共同提高,又要互相促进;既要共享成果,又要共同发展。执政党的领导和执政,要有利于参政党参政议政和对执政党进行民主监督,有利于参政党自身建设的加强和多党合作影响的扩大,有利于调动各方面社会成员的积极性;参政党的参政职能发挥,要有利于执政党的正确领导和科学执政,有利于执政党合理配置优化各种资源,有利于凝聚社会各方面的智慧和力量,以推进共同事业的发展。健全社会主义协商民主制度,给参政党的参政议政工作创造了更加广大的舞台。

中共十八大报告把社会主义协商民主制度概括为:专题协商、对口协商、界别协商、提案办理协商等几个方面。专题协商是实践协商民主制度的成功探索,就全局性、战略性问题,形成高层对话和互动机制,提出比较成熟的意见建议。界别协商是完善协商民主制度的新方向,可通过界别内协商、界别间协商、组织政协界别与党政领导、职能部门协商三种形式规划和推进。提案办理协商,由党政领导督办政协提案并以制度加以确定,纳入政府决策程序,纳入政绩考核体系。一旦社会主义协商民主制度得以全面确立和健全,参政党的参政议政舞台无疑得到了拓展。在此以前,作为中国政治制度之一的政治协商制度虽然存在,但具体的协商程序、途径并未明确,以致在相当长的时间内这种协商名不符实,参政党的参政议政热情无形中受到了束缚。各参政党应当珍视自身职能,充分行使协商手段,积极参与各项既定的协商活动。在未明确协商机制的领域和事项中,参政党也可积极主动地提出参与协商的要求,以推进社会主义协商民主制度在政治生活中向更深更广的方向发展。

二、给参政党的发展壮大提供了重大的历史机遇

健全社会主义协商民主制度能够使中国共产党更好地倾听人民群众的呼声和诉求,随时听到不同的意见和建议,集思广益,决策更加民主、科学。健全社会主义协商民主制度,为参政党履行参政议政、民主监督职能提供了很好的平台,有利于参政党更好地发挥作用,拓展履职渠道。参政党在协商民主中具有重要的地位,在协商民主中扮演着政党协商的重要角色,由于其成分涵盖了文教卫科技及工商界人士,聚集了一大批优秀人才,他们关心国家事业,学有专长,智慧超群,知识和经验丰富,政治参与积极性高,使参政党成为协商民主实践中不可多得的宝贵财富。只有各参政党的积极参与、有力推动、高效监督,才能够更好更快地实现社会主义协商民主制度,更好地推动协商民主制度在实践中不断完善。

参政党要在社会主义协商民主制度的健全发展中抓住历史机遇,充分发挥自身优势,发展壮大自己的队伍。参政党在协商民主实施中具有政治、组织、人才等三个方面的优势:中国共产党领导的多党合作与政治协商制度是我国宪法确认的一项基本的政治制度,这为参政党参与协商民主提供了最为基本的制度保障。参政党在协商民主实践中扮演的是政党协商的角色,参政党的政党功能使它们在协商民主实践中具有特殊意义。与其他主体相比,参政党参与协商民主的政治层次更高、运行机制更健全、渠道更畅通,具有明显的政治优势。参政党是有各自的纲领和章程、组织机构、成员队伍的政治组织,活动机制较为健全,与人民政协中的其他界别相比,参政党的组织化程度更高,其组织行为和功能特点使参政党在协商民主实践中发挥的作用显著。党派成员主要由文教科技医卫等行业中、高级人士组成,聚集了一大批优秀人才,他们学有专长,知识和经验丰富,政治参与积极性高,这是协商民主实践中的宝贵财富。基于以上优势,参政党在社会主义协商民主制度建设的角色是主角,而不是配角。因此参政党应当广纳贤才,广开言路,在政治生活中勇于提出自己的见解,扮演好参政议政这一重要角色。

三、健全社会主义协商民主制度也给各参政党自身建设提出了挑战

面对健全社会主义协商民主制度带来带来的新机遇,参政党的自身建设还处于严重滞后的状态:第一,在总体上参政党成员的参政意识不强。在省级以上组织中,参政成效还算可以。但是在基层组织中,参政党成员中较多地存在着组织活动不积极、对有效参政没有信心、把有限的活动当作娱乐等情况。第二,参政党的组织纪律不够严格。一个政党的组织纪律是否严格,是由其历史传统、担负任务、所处环境等因素决定的,并不是所有的政党都必须有严格的组织纪律约束。但是,在中国当前的政治与经济环境下,一个没有严格纪律的民主党派是很难发挥有效参政作用的。在现实中,参政党有自身的难处:大多数基层的成员有自己的工作,他们只能在业余的时间里从事党派活动。第三,参政党界别特色淡化,趋同化问题突出。对一个政党来说,其特色和作用是正比的,越有特色其作用发挥可能就越大。从这个意义上说,其特色的淡化就可能造成作用、功能的弱化。第四,参政党基层组织松散,缺乏明确的政策支持。随着我国城市化进程的加快,参政党基层组织呈加快发展的趋势。但参政党基层组织的组织结构、性质、经费等没有明确规定。此外,从上到下的参政实践活动中,都在一定程度上存在着难以妥善把握同共产党的关系的倾向。在参政实践中,从各参政党在一些省市设立的机构看,参政机构相对于共产党与政府的被领导地位往往扭曲为明显的从属地位。少数党的干部对参政党的工作不理解、不支持[ii]

针对上述存在的问题和挑战,参政党需强化自身建设,完备自己的参政议政运作体系:一是强化参政议政领导责任,用参政议政工作凝聚广大党派成员。二是加大参政议政支持力度,夯实专委会、后勤保障、课题储备等基础性建设。三是建立参政议政骨干队伍,挖掘参政议政人才、资源,集中广大党派成员的智慧和优势。四是整合参政议政组织网络。纵向建设党派中央与地方组织、省委会与市委会、市委会与县级委员会、基层支部与党派成员五级网络,横向发挥党派中的人大代表、政协委员、专家学者的智力作用。五是建立健全参政议政准备制度,早统筹、早安排、早储备参政议政课题的内容、协商的重点等。六是畅通参政议政的信息渠道,广泛深入和准确及时地反映本党派成员和所联系的阶层、群众,对国家方针政策的意见建设和自身的愿望和要求,并通过调研对这些信息加以科学分析和提炼,进而形成本党派参政议政的意见和建议,并尝试用直通车方式,把这些成果直接反映给中共党委和政府

 
组织概况 | 新闻动态 | 学习研究 | 公告通知
建议浏览方式:1024*768以上分辨率;IE6.0以上浏览器 浙ICP备05003731号

Copyright(C) 2015-2018 All rights reserved.